🍃shinemomo🔫

周叶周【不拆。不拆。不拆。不拆。不拆。不拆。不拆。不拆。】

【周叶】时之足37 神秘博士paro

第一次看周叶文哭到崩溃……在办公室完全无法控制自己,默默流泪都做不到……不知道怎么形容这种难过……

楚谓之聿:

元宵节快乐。




37


 


 


时间领主们交换了一下眼神,便依次离开,苏沐橙是最后一个走的,她悲伤地回头看了他们一眼,然后才转而看向前方,并高高昂起头。本就空旷的议会庭这下更是寂静得如同一场寄托哀思的追悼会,只留下了他们两人。


 


叶修坐在了敞开门的君莫笑的门框上,然后对着旁边的空位拍了拍。


 


周泽楷沉默地坐下。


 


他们经常这样坐在塔迪斯的门口。这个位置坐一个人很舒服,两个大男人则显得拥挤,他们必须要腿抵着腿,肩并着肩,连转身拿个东西都要小心配合。可这种紧贴着对方的亲密感,让他们一直乐此不疲,哪怕有的时候一扭头就要撞脑袋。


 


“……我就说你怎么一直和我说,宇宙这么大,去哪里都行,就是不要去嘉利弗雷。”沉默良久,叶修才开口,“还说什么我会让全星球的塔迪斯暴走,其实是你不想我今天来这里吧,你知道我第一次来嘉利弗雷就是这天。不过就算你这样说了还是没用,我注定会在今天来这里,那就一定会来。”


 


他的手掌轻轻附上了周泽楷放在大腿上的拳头。


 


“两万年了……我只在梦里想过,有一天还能握住你的手。”


 


周泽楷的喉头滚动了一下。


 


“别难过。你没告诉我今天是好事,我可不想天天数着自己还剩几天过日子,至少过去的那两万年我还有个念想,知道我们都会好好的。如果我知道有这一天,哪怕你告诉了我那之后再见面就是诀别,别说两万年了,恐怕十几年我就忍不住提前跑这里来了吧。所以现在,至少我陪我的家人走完了他们的一生。”


 


“……爸妈早就走了,叶秋也走了。最后的时候,我弟弟让侄子侄女他们都出去,就留我一个人在病房里。你知道怎么吗?他告诉我别装了,他和爸妈早就知道我不对劲,只是一直都没有拆穿而已。‘哪有家人会看不出你隔一天就一个样,好像几十年都没见过一样啊,尤其到后来更是几百年都没见过面似的’——他这么和我说的。”


 


叶修长叹一声。


 


“我一直喊他笨蛋弟弟,我喊错了。他倒是说得没错,我确实是个混账哥哥。”


 


“他说想看看我真正的脸,我本来不想答应的,这大概只会让他难过。可他说,谁能有机会在自己老死之前看到自己年轻时候的脸呢?”


 


他蓦地轻笑,指了指自己的面庞。


 


“那家伙居然和我说,他年轻的时候果然还是很帅的嘛——也不知道究竟是在夸谁。”


 


他又沉默了几秒。


 


“……我弟说,爸妈走之前最大的遗憾就是,很多年都没有看见你了小周。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但是他们都知道,你不是故意不来的。叶秋说,到最后他也没见到你,连爸妈的‘家祭无忘告乃翁’的任务都没机会完成。但我觉得我们已经很不错了,就算天各一方,我们也是爱着彼此,而不是因为我们之间没有了感情,有的时候抬头看看星星——你肯定就在某一颗上面,又在当你的宇宙警察。”


 


“送走了叶秋,我是真不知道该去哪里了。我一遍遍听录音,仔细想还有哪个时间节点可以偷偷看你,可是基本上每个地方都去了好几次,甚至还去看过那么多回和我在一起的你……所以我和笑笑说,随便给我挑一个地方吧……于是她完成了我的愿望,送我去了我整个宇宙中最想去的地方——”


 


叶修转过头来,深深地看着周泽楷。


 


“来见你。”


 


周泽楷努力地张开嘴唇,却依旧吐不出一个音节。


 


“也挺好的,至少走之前还能见一面,还有你送我。”叶修轻轻掰开周泽楷攥得用力的拳头,将自己的手指插进他五指的缝隙中,“辛苦你了。”


 


“……我陪你。”周泽楷猛地收紧五指,将叶修的手牢牢地抓紧,仿佛只要一松手叶修便会在自己眼前化作泡沫。


 


“陪我进时间风暴?你现在果然还只是个孩子呢,怎么这么傻——你难道忘记了吗,那个年轻的我还在等你。我还等着你给我送一个旧杯子,我还等着给你求婚,我还等着我们一起并肩拯救地球,我还等着你教我时间坐标的算法,我还等着你给我一枪穿云的钥匙……你怎么可以把那个我丢在地球上?”


 


“那都是我的记忆,是我今天有勇气走进时间风暴的理由——你一定要让它们发生,别说一次、一天、一小时一分钟,就是少一秒也不可以。”


 


叶修笑着将自己的额头抵上周泽楷的。


 


“是这些组成了现在的我,如果它们没有发生,不等时间裂缝动手我就已经不存在了,别让我死第二次。”


 


他抚摸着周泽楷的脸,露出了一个温柔至极的笑容,仿佛在周泽楷的身上看穿了千百年的光阴。


 


“多好啊……我还能摸到你这张脸——那么多年,你一点变化都不曾有过,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就是这张脸,好看得整条街上那么多人,我却第一眼就看到了你,只看到了你。你见我向你走来还想躲开,我却喊住了你,问你借个火,那时你看起来那么悲伤,就像一个忧郁的王子……分开前你说下次见面会给我一个礼物——之后我还笑话过你,第二次见面就把塔迪斯的钥匙送人了,心真大。结果,对于你来说,我也是第三次见面就送钥匙了嘛,这真……”


 


“别说了!”


 


周泽楷从来不知道与爱人的吻也可以这么苦涩。他吻得那么凌乱,一点节奏都没有,只好像叶修的唇是唯一一块浮木,如果不在滔天巨浪中挣扎着抓紧,那些咸涩的海水就会冲进肺里。若是这块浮木根本就无法承载他的体重,那就把它禁锢在怀里,一起沉到永不见光的海底也好。


 


那些遍布宇宙的时间裂缝不在任何地方,全都紧凑地拥挤成一团,盘踞在他的心脏。


 


可一个吻怎样也无法持续到地老天荒。


 


那些复杂的仪器一件件搬进君莫笑,叶修仔细地听着它们的使用方法,然后将自己与这台陪伴多年的老伙计连结在一起。时间领主们一一与他告别,哪怕几个小时前他们甚至都不认识这个遥远星球上的人类,可他值得他们永远铭记。


 


议会长拿出了时间锁,这是宇宙最至关重要的一刻,不能有任何人干扰。


 


“等等。”


 


在时间锁彻底闭合之前,叶修喊住了议会长,然后走到了君莫笑的驾驶台上,对君莫笑内部做了一个彻底的扫描——整台塔迪斯里面,就只有他一个人。


 


“还好嘛,你没有笨到偷偷在笑笑里面躲个几万年不出来,就为了这一天和我一起去送死。”叶修笑得一派轻松,断绝了周泽楷最后的可能,“真可惜,这次没有办法说那个老规矩了呢。”


 


“You and me, save the world……”周泽楷轻轻地念出了那个第二次见面时叶修所说的话,不过才短短几百年,却已如隔世。


 


叶修对他挥挥手:“还有下次。”


 


——是的,只是那是与过去的你。


 


时间锁彻底合上。


 


苏沐橙捂着嘴冲回了沐雨橙风中,隔着门他们都能听到压抑的抽泣声。周泽楷知道对于她来说,叶修就是另一个哥哥,现在她两个哥哥都不在了。他避开了那些同情的目光,也走进了自己的塔迪斯。这种时候,他居然还能分出心思去想黄少天真够意思,没有说任何话,也没有露出那种怜悯的目光,可能这整个议会庭里就数他看得最清楚。


 


门一合上,他靠着门坐了下去,视线直直地向前。这让他无时无刻不感觉安心的塔迪斯驾驶台,此刻却那么空旷,像一张巨兽的大口将他吞了进去。


 


他想他应该离开这里,他一秒钟都待不下去了。


 


可是他又该去哪里?


 


“随便去哪里……”


 


他呢喃出声,然后声音猛地拔高。


 


“只要离开这里——立刻!马上!”


 


塔迪斯寂静了几秒,然后引擎启动的声音便自动响了起来,在那如一抽一噎的声音结束之后,周泽楷几乎是要躲避洪水猛兽一般拉开门,便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。


 


地球。


 


——显而易见,塔迪斯难道还会送他去别的地方吗?


 


街上一派热闹,周泽楷沉默地低着头走在街头,他无法去看每一个路人脸上的笑容——他们都那么幸福,永远也不会知道为了拯救他们,一个多好的人在时间风暴的中心挣扎……


 


他拐过街角——


 


“……”


 


“……”


 


不同穿着,一样面孔的两个男人,站在拐弯处呆呆互望。


 


“你——”


 


两人同时开口,然后都瞬间哑声。


 


这是周泽楷第一次看见过去的自己,实在是太年轻了,对方的眼睛还那般澄澈,好像水色上好的墨玉。这个自己还什么都不懂,什么也没有失去,对未来几乎一无所知。他这才醒悟了过来,环顾四周,这个街头太眼熟了,商铺的玻璃上都贴着奥运会的吉祥物——


 


“……2022?”


 


那个年轻的自己拧了拧眉,周泽楷知道,他在心里想自己看起来怎么像是不知道在何时何地一样。


 


——原来如此。


 


周泽楷在心里轻轻告诉自己。


 


——原来……如此……


 


他看着年轻的自己,那个懵懂的自己,缓缓地开口,念出了那些菜名,一个一个,说得那么清晰,生怕过去的他漏记哪怕一个字。哦,对了,他还有一句话没说。


 


“他爱吃的。”


 


——然后你会愣住。


 


周泽楷在心中这般想着,果不其然地看见对方露出怔然的表情。他点了下头,快速绕开了对方,向着路沿走去。


 


——接着你会叫住我。


 


“等等!”


 


——你会问我你与叶修的初次见面在什么时候,那是你满心期待的。


 


“叶修,时间?”


 


——我没有回头,然后我会告诉你那个答案。


 


“等。”


 


——看,绿灯了,该走了。


 


“等你回头。”


 


他与行人一起穿过人行横道,走进了街对面那栋六层高的楼,沿着楼梯向上攀爬,来到了天台之上。他站在屋顶的边缘,借着广告牌的遮挡,在不被任何人发现的情况下低头看着街的那头。过了将近半个小时,周泽楷才看到了结束了高英杰乔一帆的说话,急匆匆向餐馆走去的叶修。


 


没有与过去的自己在一起,叶修的脸上再寻不到丝毫伪装,他看起来那么忧伤,而周泽楷知道当他走进餐馆的包厢,看到那桌菜时,这些不安都会被一扫而空,他会以为两人还有很多很多的时间,然后在最后两次见面时,绽放出可以称得上无忧无虑的笑容,调戏着自己,主动将双唇送上。


 


——我什么都改变不了。


 


“我们称自己为时间领主,想要成为时间的主宰。可到头来,我们不过是戴着时间镣铐前行的囚徒。”


 


这段话在眼前浮现,清晰得好像每一个字都是用刀尖刻下,一道道地写在他的心房之上。


 


“我们的人生似乎在还没出生的时候就被写好,从头到尾不过走了个过场,却需要我们投入所有的喜怒哀乐将它演好。妄图支配时间的人,终将被时间掌控——或许这就是我们触碰这禁忌的力量,而获得的与生俱来的诅咒。”


 


公元2022年,这颗蔚蓝星球上,冬季北京的街头,这位四百四十四岁的时间领主,终于像叶修所形容的那般,在空无一人的天台上,像一个孩子一样失声痛哭。


 


——是的,我什么都改变不了。




=========




第四章  不用去翻了,第四章在这里……




我心已死。






评论

热度(936)